改寫

on 2024/06/15

寫了一堆
想想又覺得對不起沒離開過的誰與誰
為證明自己沒白過的年歲
改寫

「好痛苦」
簡短的哀鳴總是比強逞的理智有餘
畢竟不能期待誰都有過悲痛
也非誰都能透視孤寂和落寞
卻是誰都明白絕望的嘶吼
絕非毫無緣由

我已學會
對於愛的擁護的卻失守的
更禁絕吭聲
所以關於那
觸動的高漲的最終平息的
選擇不再提起
就當它沒發生過

學著不是什麼都說
失措的腳步
急促的呼吸
打轉的眼淚
已足夠默哀這無疾而終


⊖ 上一頁 Prev

回覆此篇 ⸜ ♡ ⸝‪